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教训补习班老师
教训补习班老师
淫魔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的,要当采花大盗除了勇气也要有能力智力,有资格称为淫魔者不能只是让自己满足,还要让女性在心里不愿意的情况下肉体却不得不承认美好。挑拨女性理智和情感间拉锯的最为好手便是白冷飞,天下第一的采花大盗,而且接受委托喔
  The Case:帮我教训教训那个补习班老师
  白冷飞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照片,委托教训照片中女人的人是一位未成年的小弟弟,仗着自己有钱就来委托他这个采花大盗去「教训」他不喜欢的补习班老师,原因只是对方认为他念书不用功、多出了点功课给他而已。
  这年头实在太没有师道了,而且道德低下到连小孩子都以为有钱就可以乱来,真不知道是教育还社会出了什幺问题。但这一切都不是白冷飞他需要思考的,他既然收了钱就要办事,况且,这位女老师肯定成年了,没有未成年的问题。
  看她这张偷拍照,眉头深锁一副肉体不满足的样子,这正好,说不定她那不成材的学生这幺做反而是让她得到性福呢!白冷飞微微一笑,收起照片,因为他的目标已经出现了,刚从超市走出,提着两大袋的购物袋,非常地...没有反抗能力。
  白冷飞巧妙地尾随在她的身后,状似不经意地正好跟在她附近的路人甲。他早已经调查过她的资料及住所,知道她确实是单身一个人,叫做李岳君,26岁的兼职补习班老师正在准备高考,从她的生活作息看来,她没有男人已经很久了。
  这样的女人如果遇到有性的机会,只要不太过分是很难以抗拒的。她的胸部不大,皮肤看起来粉嫩,虽然没有打扮,但外表看起来比实际上年轻些,是个年轻有魅力的姐姐。白冷飞不理解这样的女孩怎幺会没有男人,难道是性冷感或太保守?
  如果她把眼镜拿掉开始戴隐形眼镜的话,会更加分吧!白冷飞不禁先意淫了起来。
  不一会,岳君已经走到了自己所住的公寓,白冷飞跟着进入公寓后,在信箱拿起事先安放好的传单,假装自己也是住户,如此的动作完全舒缓了岳君可能有的疑心,因此当他跟着岳君上楼时,对于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她也没感到奇怪。
  见状,白冷飞更进一步向前探问,主动说要帮「邻居」提那两大袋的物品,岳君微微一笑,将购物袋递给白冷飞,往四楼住所走去。到了四楼,岳君问白冷飞住哪,冷飞只是用头向楼上一点来代表一切,岳君说东西放着即可她会提进去,但冷飞坚持帮助女人是绅士的行为,岳君看他这幺坚持也就不强求了。她掏出钥匙开了门,放白冷飞进去。
  白冷飞心想,这女人该不会也在期待着些什幺吧?他的胯下热了起来。
  岳君说:「谢谢你,放在阳台就行,真的很感谢。」她还附送了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  但白冷飞突然皱起了眉头,非常不好意思地说:「对不起,但我肚子有点痛....有点快受不了了....可不可以....?」他没有明说,让岳君自己接。岳君果然很紧张地告诉他厕所的地点,他提着购物袋放入厨房快速扫瞄一下这小公寓的房间格局后,马上闪进厕所关上门,接着他就只剩等待了。
  他知道,单身女子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可能放着大门不关太久,等到他听到岳君把大门关好、进来屋内后,他便探索起自己的随身背包,准备大干一场。
  为了逼真,他多等了一阵子后才按了抽水马桶出来,并且为了给岳君好印象,他还特别开着门用肥皂好好洗手。岳君见他上完厕所,原本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她便起身准备去开大门,白冷飞这时却突然往卧室的方向走去,岳君吓了一跳马上跟上去。
  这一跟,她就落入白冷飞的圈套,成为囊中物了。因为白冷飞走进卧房后,站在距离门有些远但手又碰得到的地方,在岳君冲入房间后,他立即闪身甩上门守着,和岳君两相瞪眼。
  「你....」岳君眼中突然了悟一切的惊恐,让白冷飞整个燃烧了起来。
  「嘿嘿....你不该相信陌生人的~」他步步往岳君逼近,因为房间很小,一下子就把岳君逼着在床上坐下。
  岳君吓到想赶快起身,但白冷飞更快,他抓住她的两手不使她乱动,头倚在岳君的耳旁低声厮磨:「你...想要多久了呢?」岳君一听,脸整个倏红,气得将腿乱踢,但她只是徒劳,因为白冷飞的双腿紧紧夹住她,她乱踢也只是碰到冷飞的阳具,让他更兴奋而已。
  白冷飞将她身子一举,直接丢在床上,并顺势跨坐在她大腿上,使她不能乱动。岳君眼中满是惊恐,但惊恐的深处似乎又带有点期待,白冷飞不会错过这点。
  「我来看看你的奶子吧!」说着,他用力扯破岳君的衬衫,他摧花多年的技巧可不是小看的。「啊...」岳君吓的伸手想护住自己,但她的双手已经被白冷飞用一直手紧抓住,另一只手则在她身体上游移,按压、爱抚着。
  岳君细瘦的身子颤抖着,男性手指的触感让她震颤,摧花多年的白冷飞那粗糙有力的手正抚弄着她白净的肉体,说实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她知道自己要被强奸,她极为抗拒,但她无法否认那种触感让她感到酥麻。
  白冷飞为了方便,掏出童军绳将岳君的手绑在床头柱上,岳君完全没办法反击,只体认到自己逃不过,觉得非常痛苦。白冷飞脱了她的胸罩开始用力搓磨,岳君只是不断哀求希望他放过自己,但白冷飞怎幺会管呢?
  「嘿,你的奶子很小嘛!多久没做爱了?」白冷飞这话只让岳君愤恨,她用力瞪着白冷飞说:「嫌小,就放过我吧!去找你的大奶妹!」「哈哈哈!看来你这小女子是吃醋了是不是?」他更用力地搓揉,岳君不禁叫了出来。「还满有感觉的啊你,这个小奶妹!」岳君只能愤恨地看着他玩弄自己的乳房、搓揉拉扯自己的乳头,甚至还用力吸吮...她怨恨自己竟然很喜欢这种感觉。
  岳君希望,这个强奸犯不要太过分,如果她稍微迎合他,说不定他满足后就会离开吧!不要激怒他比较好。但当然她一点也不想被强奸,只是想到自己已经被绑住,对方又满是肌肉,根本没有办法逃,一股哀怨之情油然而生...
  早知道...当初就....
  她的思绪突然被打断,因为她的裤子被猛然脱下,而她发现白冷飞也早已经脱个精光,那惊人的阳具现在就在她眼前晃荡。
  「不....不要!!!!」那家伙勃起大概有4公分那幺粗,这种size大部分女生看了都会吓到,更何况是...没有经验的她!想到她的第一次要被这种家伙占据,潜意识深处或许有一点的期待都荡然无存了。
  白冷飞看着她的反应满是痛快,他在岳君的脸旁蹲了下来,用他的巨大阳具拍打着岳君的脸,这画面有够淫秽。
  「哈啰这是我的大肉棒,它在跟你打招呼喔,它很喜欢你喔,它很想被你吃喔,想被你紧紧的包住喔!!」岳君不断闪着脸躲避肉棒的拍打,但白冷飞最后竟直接跨过岳君的胸部,正面拍打着岳君。当然,岳君的嫩嘴不断地碰到这粗壮的肉棒,觉得极为恶心却又逃不开,白冷飞甚至更邪恶地拿他的肉棒直接摩擦岳君的嘴唇,搞得岳君都快哭了。
  「哈哈哈!据说它在磨擦生热后会更大喔!5公分那幺粗跟西方人一样的喔!你教英文,喜欢外国人的大肉棒吧哈哈!」真是太淫秽了,岳君吓得直想尖叫。
  真是不幸,如果是老公寓,只要有人大叫邻居就听得到,但岳君住的是隔音好的公寓,而且她为了方便自己听摇滚乐,还加强了隔音设施。现在这个构想反而让她后悔之至,她再怎幺尖叫也没用,如果张开嘴唇反而可能会有更惨的事会发生。
  看着岳君紧闭着的嘴唇和眼睛,白冷飞起了邪恶的想法,他一边继续用肉棒缓慢磨擦岳君的嫩唇,一边慢慢地说:「你知道你为什幺会有今天吗?」这招果然有效,岳君睁开了眼睛瞪着他,但依旧紧闭着嘴唇。
  白冷飞更进一步:「你不想知道『是谁』害你变成这样吗?」岳君动摇了,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她完全不理解为什幺,却又想知道,但她还是非常坚持地不张嘴。
  「或许如果你稍微舔我的龟头一下...我可以告诉你是谁『委托』我喔~」这肯定是关键字,岳君瞪大了眼完全显露出惊恐。
  当然了,她不认为自己有和人结怨,怎幺可能会有人委托色狼来强暴自己呢?一想到不知道是谁竟然这幺怨恨自己,她焦虑的都快哭了。
  「看来你没兴趣知道嘛!是不是?」龟头用力地摩擦着嘴唇,「如果你不帮我舔舔、帮我润润滑,你觉得如果我去插你的小穴会发生什幺事呢?」岳君快崩溃了,她既不想舔这恶心的东西,又不想被那肯定塞不下的巨大阳具强行插入,她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。正因为她完全没有经验,不知道是否舔过再插的伤害会比较小,她好害怕对方只是拿她取乐,骗她舔恶心的东西。
  这时候的她真的好后悔,为什幺当初没有答应那个人的求爱呢?如果她当初答应了,她的第一次就不会给强奸犯夺去,而且还是阳具这幺粗大的强奸犯;她的第一次,珍贵的第一次,为什幺要送给这犯罪的家伙呢!
  如果她当初答应他的求爱,说不定她会享受过一次美好的性爱,至少不是和这种巨根男做,这男的不知道插过多少人了,实在好脏。那个人的阳具肯定比较小,而且肯定也比较温柔,即使他向她求爱的唯一目的只是满足性慾...但至少,他是唯一对她有过兴趣的人!
  要不是自己渴望爱情、不想随便乱来,也不会到了26岁都还不曾和男人交往过,当然更没有性经验了。为了保全自己等待那个对的人,她连自慰都没有,每次慾望来袭她都努力忍住直到过去,就连用枕头磨擦下体都会让她害臊。
  她当然不是没看过A片,但并不喜欢,那种粗暴的对待使她抗拒,她期待爱情的美好。但现在,她倒宁愿当初有过那次没爱的性经验,至少她不是以处女之身面对强奸犯,会让她心理比较平衡。现在的她真是欲哭无泪,尤其,她还好像是被陷害的。
  被谁呢?她没有跟任何人结怨啊!她差点要流下泪,但想到不想让强奸犯及那个所谓委托人称心如意,她要坚强!你要插就插啊,但别以为我会让你知道我只不过是处女!我要假装很有经验,是个做爱老手!
  看岳君一直没反应,白冷飞离开她的身体,伸手往她的下体探去。他意外发现,那里竟然早已湿成一片,没想到这女人竟是这幺渴望他的肉棒!
  在白冷飞的碰触下,岳君也心惊于自己竟然湿了,她虽然非常害怕那巨大的阳具,但似乎她的身体根本不管那些,她的身体渴望阳具!渴望肉棒!意识到此,她又怨恨自己竟然对身体残忍了这幺久。
  「告诉我...是谁...『委托』你...」
  「喔喔...开口了喔...要舔我的鸡鸡吗?」白冷飞猥亵地左手摇晃着自己的阳具,右手顺势将指头滑入岳君的阴道口内。岳君身体一震,对这辈子第一次的侵入给惊住了。
  她发现自己夹紧阴道口,并不是因为抗拒,而是因为渴望,渴望用自己的嫩肉包覆所有进来的东西。她内心被自己的淫荡遐想吓到,但努力不动声色。
  对,她没忘记方才的决定,不能让对方以为他可以用「强奸」的方式得逞,她要表现得自己也很想要。如此一来,强奸便成两方相愿,那个「委托人」的目的就不算达成了。
  虽然都对自己很不好,但既然逃不过「被插」的命运,至少不能让该死的委托人感到快活!「如...如果...」她故意扭动着腰部,「欢迎」手指的更加深入,「如果告诉我,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舔唷...」白冷飞对她的反应有些许小惊讶,这小妮子怎幺开始主动了呢,难道她真的这幺渴望啊?很少有委托案在这幺短的时间就反转对方的态度呢,因为他还没真正的让对方爽啊!嗯,有玄机,不过我就陪她玩玩吧!白冷飞一笑。
  「只是舔舔还不够啊~因为你都已经湿了不是吗?我应该可以直接插入了。
  」作势,白冷飞巨根往岳君的下体移去,岳君吓的夹紧双腿,然后陪笑道:
  「我...可以帮你含住啊...」插入小穴的时间越晚越好,那个巨根还是太恐怖了,而且,她也要问出「委托人」是谁。
  白冷飞心中荡起了更加兴奋的情慾,这小妮子竟然自己要求含住他的巨根,这幺上道,大概平常慾求不满看了不少片吧!就让我更加开发你的淫荡!
  「你要帮我含吗?不只舔,还含?你确定你的小嘴塞得下我的龟头吗?」岳君勉强挤出了笑容:「你怎幺知道我不行呢?...又没试过....」「那我就来试试吧!」白冷飞非常期待这女人会怎幺帮他含。
  「啊不过等等...」
  「又怎了?」
  「手...」岳君假装欲言又止,想要引诱他解开自己。白冷飞见状微微一笑,主动地伸手去解开她的绳索。岳君本以为自己有机会脱逃,却发现他只不过是抬起她的身体让她坐着,把手重绑到她身后而已。
  「我想,用嘴巴就可以了啊,摩擦的事情待会交给你的小穴去办就好咩~」「唔...」岳君虽不情愿,但至少现在的姿势比较自由,不会被跨在身上。
  「我帮你含...你得告诉我委托人是谁!」
  「这得看你的功力啊!没经验得要弄很久哩!」他邪恶地笑。
  「你怎幺知道我没经验!我早就不知道跟多少男人做过了!」李岳君脱口反击。
  但这反应只让白冷飞心里暗笑,很满足于她的逞强。就让她假装自己很有经验吧,那他更可以多加索求了哈哈哈!真是个笨女孩!
  「那你就好好的帮我含喔,要让我射喔!说不定我射完就累了会没办法满足你的小穴,如果希望我满足小穴,就不要让我射干喔!」这句话非常邪恶,因为如果岳君想要避免小穴被插,就要拚命在口中让他射,并且,要射好几次才有机会让他累到想休息。依他淫魔白冷飞的功力,大干十几二十回都没问题,小小李岳君的嫩嘴又能有多少助益?
  白冷飞挺起他的巨根立在岳君的眼前,现在的岳君必须「主动」张开她的嫩嘴将这庞然大物给含进,真是极度的猥亵。
  岳君心一横,张开她的小嘴,先湿润了嘴唇,才将她的唇往巨根去贴。自己造的孽自己担,自己说要含的,那就含吧!嘴巴先熟悉了这个大小,说不定小穴也能有机会接受,即使理智上知道这size太大。
  她发现,以她目前张嘴的size根本含不下龟头,她更加努力地张嘴,然后,轻轻地碰到了那灼热的肉物。
  她的嘴唇受到了刺激,她不愿退缩,而是更加尝试地,想要含住那个东西。
  如果她都说了却还含不住的话,她想建构的有经验假象就会破灭。她要假装这种size根本是小case,她李岳君早就吃过不少巨根男人了。
  她的舌头碰触到龟头,心一横,学着A片女主角的方式,用舌头舔了一圈。
  白冷飞感受到她的动作,更加兴奋。然后再一个不顾一切的冲动下,她的头用力往前伸,完全含住了白冷飞的龟头,整个嘴巴撑的老开。
  岳君努力地在这种角度下眼睛往上看,想看看白冷飞会是什幺反应。
  「哈哈哈!你真的含了,老子好爽哪!然后呢?老子在等你让我射喔!」但她得到的不过是冷笑,要她更进一步努力的要求。天知道这已经花去她多大的羞耻心了,含住男人的那个东西,而且还舔,她只能表现得像个欲女,而不再是玉女。
  可是她的嘴就是这幺地小,含住龟头已经塞满,怎幺可能还能摩擦呢?她就定格在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幺办,而这样子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淫秽了!她想像自己从第三者的角度看这个画面,自己都羞了,更羞的是她的下体竟然更热了。难道她喜欢看自己被欺负?
  她甩开这个念头,努力想继续进行,毕竟拖越久,她痛苦的时间更长而已。
  她想到A片中的做法就是前后抽插,有时候女优太慢或做不好时,男优会直接抓住女优的头自己来。如果他也抓住自己,那她就不必烦恼该怎幺办了...意识到自己很想要被「强奸」的念头,她更加觉得不认识自己。
  为了抛开这些想法,她开始将嘴巴更往前的磨擦。这是非常困难的事,因为龟头进来就差不多到底,再往前也只能一些些,而且她的喉咙会很痛苦。那就只磨擦龟头好了,她开始在龟头附近前后滑动。
  「喂喂,你看起来一副很难吃的样子,这样男人怎幺会爽?被你含的男人很可怜耶,都射不出来耶!」岳君只好吞下眼泪一边滑动一边用舌头舔,并且还加上吸吮...表现出她在吃的是美食。
  好淫荡,好猥亵...
  可是她发觉她似乎「吃」了上瘾,竟然有更深的想要吞入整只巨根的渴望,即使明知道不可能。她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习惯如此大开,更加熟练地又含又舔,还曾暂时离开龟头去「吃」那巨根,并且还回来继续吸住龟头。
  白冷飞也觉得意外,自己竟然被这生手搞得还满爽的,还颇有些想射射看的冲动,但还没到非射不可的程度。冷飞兴味盎然地看着岳君「表演」,看她想要「享受」到何时。
  终于岳君嘴巴感到极为疲累已经不能再继续时,她的嘴离开白冷飞的阳具,然后抬头看着冷飞,想看看他的反应。冷飞只是故做冷漠,冷淡地说:「喔,还没射耶!」岳君顿时失了力气。
  白冷飞内心很享受岳君的反应,但他表面还是继续装做残酷:「看来你说有经验是骗人的吧!竟然连让我射一次都不成,当老师的不该说谎喔!」岳君很不服气地反嘴:「谁说我没经验,是因为你把我绑住,我...我没办法用手才这样的!」「所以你平常都用手帮男人哪?」「当然!我...我都用手...还有嘴巴让他们很爽快,哪像你!」「哦...是这样吗?」白冷飞蹲下,右手抬起岳君的下巴:「我绑住你让你没办法发挥真是委屈你了对吧!其实你很厉害,很会让男人爽对不对?」「对!」「所以你做爱经验丰富啰?」「当然!」
  「呵呵...」白冷飞实在忍不住要笑:「那你有看过我这幺大只的吗?」「当然!比你大得多!」话说出口,岳君顿时后悔,但来不及了,说了就说了。「就是那些外国人嘛!你知道的,他们有多大!」虽然明知道岳君只是在逞强,但身为淫魔的自尊还是受到了些微打击,白冷飞势必要扳回一城,怎可让小妮子玩弄掌心呢!?
  「意思就是....你早就很习惯这种size了,说不定我的还不能满足你呢,对吧?」「哼哼!」看到白冷飞有些受挫,不管会有什幺后果,岳君还是感到有些快慰。「跟他们一起做...很美好!」「喔...这样喔....跟『他们』喔...你可以同时满足这幺多人喔...?」「我一晚可以满足三个!」真是太嚣张了,岳君说话已经不经大脑不多思考,目地就只是为了口头上打击淫魔!她没想到淫魔的自尊会是弱点,发现这点让她感到极为兴奋。「三个喔...该不会三个洞一起插吧?」白冷飞的脑袋快爆了,竟然被一个女人这样说嘴!
  「当然啰,你是男的没机会体验三个洞一起插的快感,真可惜哪!」「...你要不要说明一下他们怎幺插你呢?」没经验的人一讲话就会破功的,破功的话白冷飞的郁闷就会解除。
  「喔,就是一个『超级肌肉男』躺着嘛,我先坐上去,插入,然后另一个『超勇猛』的外国人从背后插我,这样就两个洞啦~」她特意强调那些勇猛啊肌肉的关键字,发现白冷飞的面部肌肉有些抽搐。「然后啊,我再帮另一个人含,还有用我的手,这样不就三个了吗?」白冷飞僵硬地笑。即使这女的毫无经验,但如此不害臊地说出这种话,还真会让人怀疑她其实真的经验丰满,没男人的形象只是误解而已。白冷飞一时间也被唬住,开始怀疑起她是否根本就是个乱交女。
  岳君似乎对编故事上了瘾,白冷飞没反应她还继续说:「你知不知道两个洞一起插的感觉有够美好,那是你们男的一辈子无法体验的快感,我的两个洞都塞得满满的,非常刺激,就连嘴巴也感到非常的舒服。我看到他们超爽的样子也很爽,每次都能一起达到高潮,他们很喜欢跟我做,因为跟我做很爽。」白冷飞脸色越来越阴沉,岳君更进一步:「有时候他们三个插完了还会换别人来插,大家都轮流等着跟我做,你不知道我一天晚上可以满足多少男人,而且都是阴茎超大的外国人。他们在台湾找不到能满足他们的女孩,但是我行,所以他们超爱找我的。」最后是一张王牌:「你那个size还只有一根,还妄想满足我吗?」宾果!白冷飞完全被唬住了,他一整个怒气上身,气自己没有调查好这女人的背景。奇怪,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资料,为什幺她好像还真的跟这幺多外国人做过呢?难道她真的在这方面特别的隐密,隐瞒她的乱交?
  「原来...你是...淫荡女教师啊!」白冷飞已经无法控制自己,而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。岳君看到他的愤怒貌,竟不自觉地心神荡漾。看来,最有虐待人潜力的反而是岳君才是。
  「现在才知道吗?还真不知道是哪个愚蠢的家伙竟然找你来想要强暴我...
  天知道这对我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啊,那家伙『和你』,都太愚蠢了!」白冷飞气炸了,他决定好好证明自己的「雄风」。既然这女的这幺有经验,又被这幺多外国大屌干,那他的屌用力插也没问题了,根本不需要怜香惜玉!她可以做好几次,他也行!他要靠一个人就把她干到昏!
  白冷飞突然间抱起岳君,和她一起躺到床上,造成岳君在她身体上的状况。
  然后他扳开岳君的腿,从大腿根处用有力的双手抬起岳君,直接把她的穴对准他的巨根放了下去。体重和湿润的阴道,就让巨根直接被岳君的小穴给完全吞噬。
 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兀,岳君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,就突然硬生生被插了。被4公分粗的大屌,20几公分的长度,直接突入阴道之深处。这样的突然硬撑使她完全叫不出来,因为太超过,她还没办法有任何反应。
  白冷飞在插入时虽然有一瞬间感到怪异,但气头在上使他忽视那个讯号,而开始快速地震动抽插了起来。岳君完全无法动弹,完全无法解救她的私处,她已经被撑开、被插,而且在白冷飞有力的「运动」下,身体不停地被弹上下,阴道不停地摩擦着肉棒。
  被用力抽插了好一阵后,她才有办法叫了出来,眼泪也忍不住飙出。但白冷飞慾火正盛,换了好几个体位拚命狂抽狂送,巨棒根处和阴道口的拍合发出极为淫秽却又悦耳的声响,更加燃烧白冷飞的性慾,因为那有「教训」的快感。就像鞭打,处罚不乖的学生似地,这个女老师太不检点所以要好好的处罚!
  岳君不知道自己被插了多久,在痛苦过后竟也得到了好几次的高潮,她纤瘦的身体几乎承受不住白冷飞疯狂的抽插,不断地用力喘息,以及叫喊。每当她一叫,白冷飞就抽送的更快更用力,似乎白冷飞是听觉的动物,非常喜欢女人叫春,而岳君是无法思考而放开自我,并且习惯隔音房的不加压抑,所以在叫的时候没想到别人。
  莫名地,这两个人在这方面异常地相合,也让白冷飞得到以前强奸别人时所没有过的快感。童军绳在这过程中掉了,岳君更加放开地大叫,她被高潮攫获而摆出的欢愉姿态完全让白冷飞心神荡漾。他不知道抽送了多久、射了几次精,也不知道让岳君得到了多少高潮。
  最后他的怒力发泄过稍微冷静下来后,将还在颤抖的岳君轻放在床上,他们的下体还连在一起,他不想离开。
  「你果然很有经验,那些外国人真是幸福哪!」他酸酸地说,这时因为情绪上的愤怒发泄过,所以只剩酸涩之感。
  岳君完全无法回答他,她还沉浸在高潮的美好中,那身体的刺激让她还无法思考。「我想我应该也来试试你的后穴对吧!」看到岳君的反应,他实在很受挫,他原本希望她能感到痛苦,但她却只是在享受,真的是淫荡之女。
  虽然他自己也很爽,但看到岳君这幺爽,而且跟好几个外国人也是这幺爽,并且这幺爽的表情让那些外国人享受,他就感到非常郁闷。他还比较喜欢岳君在含他的龟头时,那种不情愿又勉强自己的感觉。为什幺她事实上是个欲女呢?
  我要清清你的菊花,我要占有你三个洞,让你忘记他们!白冷飞这幺想。
  白冷飞将自己射了好几次精的肉棒从岳君的下体抽了出来,抬起她的屁股想由上而下插入菊洞时,他注意到他的龟头前端不该出现的颜色,一丝血红。
  一股震颤闪过他的全身,他放下岳君的臀部,这时候从阴道口流出的便是浓稠的精液,带有血丝。他这时才了悟到,他刚刚用他的巨根疯狂抽插了一个处女!难怪,在他将她的阴道放在自己的巨根直贯而下时,他有种异样的感觉,好像有什幺事情不太对。
  原来,他冲破了她的处女膜,那一瞬间的怪异感被他的愤怒给忽视,跟着也没注意到阴道紧缩的异样了。他完全被自己胀满的情慾怒意给掌控,对一个小穴处女做这种事,这简直违反他采花的原则!
  为什幺岳君要假装自己很有经验呢?
  她只不过想打消他的快感而已吧!她以为她装得很有经验对方就会比较不痛快,这是事实,但也激起了对方的怒意。而他,堂堂一个采花达人,怎幺会这幺容易被激怒呢?依他这幺多的经验,应该是对方怎样都无动于衷,把守着自己的主导权才是;但在岳君这里,他反而是自己的情绪被牵引,完全失格!
  他看着岳君疲累而紧闭的双眼,以及当初那含过他龟头的嫩唇,他忍不住倾身吻了吻那湿软的唇瓣。岳君只是无力地哀吟一声,或许她想躲开,但身体的劳累使她无法动作。
  白冷飞的内心产生一股无法阻挡的怜爱之情,一方面对她是处女这事感到非常快乐,不是因为他插了一个处女,而是因为「她」是处女──「李岳君这个人」是处女,代表她没被别的男人碰过,他打从心底地感到开心;另一方面是他好想好好维护岳君在他面前展现的娇喘及撩人叫春,他希望这些都属于他而不是别人。
  他侧躺在岳君的旁边,一面轻抚着岳君的身子,一面观看她的面庞,这时才注意到她是多幺地标致。不是以色魔淫慾的态度看她,而是出自一个有真情的男人视角...是的,他发现自己深受这个女人吸引,即使一辈子都只能跟她做,他也愿意。
  唉,我是想婚了吗?白冷飞忍不住自嘲。
  那是第一次他没有在完事后直接离开女生的家,而是和对方搂着入睡,之后的好几个晚上他们也都黏在一起。到最后,已经没有人有办法找到采花大盗给他委托了,据说那个前采花大盗最后是受了老婆的影响也跑去考高普考,现在可是个正经的公务员呢!他办公室的同仁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的过往,只知道他的形象和善可亲。
  而从岳君的角度来看,虽然对方本来是来强奸她的,但到最后竟然捡到一个专情又能带给她满足的老公,还真不是坏事。至于那个仗着有钱就乱来的富家子弟,冷飞已经烙了别人去好好教训一番了,干他这行的是有些门路的。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