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我上了周慧敏
我上了周慧敏
我在一间名叫环亚娱乐的公司做宣传工作,有一天下班后、和公司的同事损友倪振一起从公司出来,倪振问我道:「喂!俊鸿哥,有一样好东西益你!哎呀! 千万不要说不答应啊!」「甚幺事呀!你说出来听听嘛!」我知倪振此人脸俊心毒,为利益可做到六亲不认,所以不敢先答应
  倪振像狗一般细声说:「我想你和我太太周惠敏一齐去澳门玩几天,去到那里、你们怎幺玩都没问题。 嘿 嘿! 」「呃!倪振你讲甚幺呀?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门玩,而且玩甚幺都行,你想戴绿帽吗?我知道周惠敏是大明星啦!好漂亮、好吸引人。想引死我呀! 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吗?你是不时神经有问题啊!」我大惊道。
  「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,你不去才是神经病。昨晚上我被老板发现了我偷钱,但惠敏的金钱已被我花光了,但床上却不能满足她!她说除非公平交易,一是还钱、一是帮她满足性慾!如果不是! 就找老板爆我的臭事!」倪振的性无能全公司都知道了,但为了骗取周惠敏的金钱,故追求到她便很快结婚了,现在臭事被发现,就想找我作他的救星。
  「怎样公平交易呀!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吗?」倪振毫不羞耻地说:「找你不是我提议的,是我太太周惠敏选中你,她说你够壮、够男人味。」我不知是否倪振设的陷阱,当然是不答应了:「你两公婆真是一对活宝贝,你们这样分明是要我做男妓。哼! 我不干!」「算我求你啦!」倪振说好说歹哀求我,又答应一切旅费由他出,还说会太太周惠敏将所有相识的女朋友明星介绍给我,帮助我享受她们的娇躯。
  唉!终于 我受不住他提出条件的诱惑,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他。
  老实说,倪振的老婆周惠敏真是好诱人的,有一次公司庆功,我们一齐唱卡拉OK,她坐在我侧边,一条雪白粉嫩的大腿和我互贴,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来,我用手都遮不住,不幸还被她发觉,不过周惠敏就没有出声、只是对我阴阴嘴暗笑,想是那时她知道我身怀巨物,所以才要倪振找我。
  后来,我与别的女友做爱时,肏操中经常幻想周惠敏是一个淫妇,一有机会便来挑逗我,正引诱我做爱;想不到、今次竟然会幻想成真,而且可能由周惠敏作主动,命令倪振来求我。
  第二天晚上,倪振带周惠敏来同我一齐吃晚饭,说是预先培养气氛,饮了几杯酒后、倪振低声对我说道:「不如你们现在就到澳门去吧!我还有点事先走!」我笑着对倪振说:「你戴绿帽真的这幺心急要吗?」他不再说了,亲自开车送我们去码头,临分手前、他还和对我说:「俊鸿哥,用心点服侍惠敏 玩得开心一点!」在船上的时候、我和周惠敏就已经眉来眼去、手脚在暗中缠磨了,俏美娇柔的美人儿令我神智不清,我粗糙的大肉棒更是在亢奋的状态中,被周惠敏暗中捏住,如果我们搭的是有房间的大船,恐怕在船上就毫不客气地干起来了。
  我俩好辛苦才忍到澳门,连赌场也不去、便进入倪振代订的酒店豪华房间,我和周惠敏就抱住、两唇紧吮不放;我对她白晢软滑的娇躯幻想好多次,更对住她的相片打过手枪呢!但真正身贴身、口对口的亲热始终是第一次,真的好刺激。
  我们淫糜的接吻和抚摸了一大轮之后,周惠敏就身软无力地跌到床上、我将她身上那件外套脱掉,拉高她的圆领恤衫、剥开胸围,一下子就含住她白晢软滑乳房上的小红点,用尽我懂得的口技来吮、吸、舐、扫着那涨凸的乳头;接着,我将周惠敏那条贴身的长裤都脱去,内里只穿着一条极窄小的三角裤,几乎不能把周惠敏的小淫肉窟遮掩得了,她的玉手拉高自己的三角裤,几条乌黑的毛发从裤边漏走出来,她的屁股故意前拱后突,好像脱衣舞郎那样扭腰摆臀对我挑逗;周惠敏媚眼如丝的望过来,樱桃小嘴里还说道:「哎唷!俊鸿哥 你只知道脱人家的衣服,自己却一件也不脱,我不依呀! 嘻 嘻 不如 我们一齐去冲凉,然后再上床上痛痛快快地玩,好吗?」美人儿有命、我立即就脱得精赤溜光,搂住周惠敏行入浴室里,我露出引以为傲的狰狞而粗硬大鸡巴!她毫不羞耻的伸手来捉我灼烫而粗糙的阴茎,又用手指轻轻抚摸着这钢硬的大龟头。
  「哗!你硬得这幺利害,是不是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哈 哈 你这幺大支的肉棒,比倪振的小毛虫粗大三倍都不止呀!哎唷! 被衪插入小浪穴 不捅死我才怪哩!哦!我好怕! 人家不敢和你玩了,我看还是算了,我们回香港吧!」周惠敏假装害怕的娇嗔,但玉手却紧握住我硬如铁棍的阴茎不放。
  我知道周惠敏是说笑、搞搞气氛,所以我也笑着道:「惠敏先走吧!记住明天看新闻报告,说澳门某酒店内、一名香港男子因为打飞机过度 虚脱至死了!」我一边打情骂俏说着笑,一边在周惠敏白晢软滑的娇躯上擦来擦去、尽情抚摸。
  真实感受到我胯间凶猛巨蟒的粗糙而坚硬,其实周惠敏那里舍得放手,所以笑嘻嘻地让我站在她背后冲洗,更毫不羞耻地拉我双手放在她胸部,按摩她两团挺巨的软肉,把那双肉腴丰软的巨球搓成不同的形状,而硬梆梆的钢硬火棒就在她的股缝间乱碰着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  搓揉了肉腴丰软的巨乳一阵后,轮到周惠敏站在我背后,一双小嫩手入则握住我胯间凶猛的巨龙捏捏弄弄,一对饱满肥腴的大乳房就顶我背上,帮我的背肩做淫糜的肉体按摩。
  浴室里不方便玩「69」式口交,只可以轮流替对方服务,我狰狞的龟头不单被周惠敏的口水淹没,粗筋涨凸的大肉棒完完全全被吞进她樱桃小嘴,更被她差不多将阴囊吮穿,幸好我在极度刺激中仍能顶得住!凶悍的大鸡巴并没有射精;玩到最后,我大大掰开了周惠敏两条修长的玉腿,先拿剃刀刮清她阴户周围的阴毛,让她光溜溜的阴户毫无遮掩地呈现出来,才用长舌顶擦她颤动的大阴唇,最后巨舌更伸入那紧凑的阴腔挑撩,令她忍不住先泄一次粘稠的阴液。
  淫糜的前戏玩完,我抹乾周惠敏身上的水珠,一起上床玩淫贱的戏肉了。
  赤裸裸的周惠敏柔情地说:「俊鸿哥 让我替你按摩一会儿吧!你刚令我享受到欲仙欲死的妙趣,我就做一回按摩女郎服侍你啦!」我笑着点了点头让周惠敏替我按摩,她坐在我胸部和腹部,十指纤纤的双手在我两粒乳头处轻轻地捻捻捏捏,一个滑滑溜溜的屁股亦轻轻地摇前摇后,我感到她渗着蜜液的阴部湿润了我的小腹,最私密处的裂缝地方特别是热辣辣。
  周惠敏实在是个好讨男人开心的活宝贝,外表清纯无比、娇躯平常穿上衣衫却看不出竟然如此玲珑浮凸,一对大奶经我目测起码有35E-Cup以上,配合只得27的纤腰,一定是个醉心性慾的尤物,倪振求我来满足她的性慾,他真是性低能的白痴!周惠敏替我按摩一轮,又去拿一条热毛巾替我抹面,我「太」字型躺着,那条毛巾放在我面上,真的好舒服。
  「哎呀! 俊鸿哥 你不要这幺懒啦!伸出你那对咸猪手摸摸我的乳房好不好?现在人家有点痕呀! 你以为自己真是出钱的老板啦!」周惠敏扮出荡女呻吟的那种淫浪声,今我当堂有点儿歉意,口交也玩过、人体按摩也做过,如此娇媚的美人儿,无论如何我也要做一些工夫来取悦她才对呀!
  我伸手一摸,就摸住周惠敏那对肉腴丰软的巨乳,捏住两粒涨凸的莲子慢慢玩,唔!好柔腴啊 虽然她坐着,但一条纤腰仍然可以摇摇抛抛、当她光溜溜的阴户撞到我小腹时,除了肉与肉的「啪! 啪」声之外,她樱桃小嘴里也发出好似被肏奸的销魂袭骨呻吟声。
  我捏住周惠敏两粒涨凸的葡提子,搓揉到硬如石子之后,一对手就顺向下滑,扶住她一条腰帮她摇扭,然后又兜手向下,从后面向她屁股沟探索,摸到热辣辣淫肉溪涧时,发觉已经淫慾潮涨;我托起周惠敏的屁股,让她将下阴悬空,施展金龙探爪向潮湿而灼烫的淫洞挖去,搅到整只手掌都湿淋淋的,我将淫秽不堪的手掌拿给周惠敏吮吃,她不肯!我就在她左右两个肉腴丰软的肉峰上抹乾自己的手掌。
  「你好坏呀! 俊鸿哥 我要你给我舐乾净乳房上的阴液!」周惠敏娇嗔说,但话还没说完,她就将一对饱满的大乳房贴到我脸上摩擦,将淫水擦到我脸上! 我被她这幺搞,以后还可以在女人面前做人?于是我将周惠敏反在下面,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准备蹂躏她嫩滑的小淫肉窟,狰狞的龟头校准了炮位,毫不留情地一下就冲入她的肉洞要害中心。
  「哗!噢 噢!大 肉棒 好 好 好硬粗啊! 噢 」周惠敏惊呼出来,但两脚将我雄腰一夹,剃光耻毛紧窄的小浪穴立即就跟我胯间凶猛的巨龙一齐摇缠起来。
  我扭腰压臀、在周惠敏软绵绵的娇躯上面做淫亵的活塞运动,双手不忘捏揸她肉腴丰软的巨乳,虽然看来极度淫悍,其实两人的性器互有攻守的;最厉害的是 周惠敏紧凑的酥穴里好像有内功似的,颤动的大阴唇一夹一夹,她的阴道壁也似乎凹凸不平,我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插入的时候,好像有许多肉牙在刮扫我火灼的大龟头,我抽回胯间凶猛的巨龙时,却像有只八爪鱼在吸啜钢硬大龟头的硬沟,令我酥美极了,我知道这就是所谓淫慾名器了。
  「唏! 噗滋! 哎唷!噗 滋!噗滋!呀!噗 滋!噗滋!」我忍住粗糙的龟冠传来的舒美感觉,继续毫不留情地肏插,房中尽是淫亵的声音。
  没有停止地肏操足了五分钟,我用了不少体力,便将钢硬的大龟头顶着周惠敏的子宫喘气休息,她一对媚眼发出淫乱的神情呻吟说;「俊鸿哥 你 累不累呀! 噢 好 好 过瘾呀!大鸡巴比倪振利害得多了 呃!不如等我坐在上面,你睡下来享受我用酥穴扭磨 好不好?」周惠敏那种淫妇眼神,我只在四级片里见过。
  我实在需要休息回气了,便点头翻身躺下来,周惠敏把渗出汗珠的背脊对着我,一手扶着粗筋如钢的大鸡巴,剃光耻毛紧窄的小浪穴对住床前的大镜子慢慢坐下,好一招「坐怀吞棍」! 我可从镜子反映中看到,她把我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吞没在她的嫩肉洞之中;周惠敏好似一个上了链的机械人,利用小蛮腰运劲,光溜溜的小蜜穴急速地前后摇动,令我感到整支灼烫的阴茎和春袋都酥美极了,她幼嫩淫肉窟窿压得好大力,而且套坐得好深,我那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好像顶到阴腔尽头,不到一分钟、大得恐怖的龟头已经被周惠敏磨刮得好想发射了。
  「哎呀! 不行啦! 慢一点呀!我 会 射 啊!」我伸手揸住周惠敏抛晃的巨乳,想制止她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不要再摇动,但周惠敏好像已经完全失控,而且将前后摇改成旋转摇。
  这时候,我火灼的大龟头都晕浪了,周惠敏痉挛颤动的酥穴里面好像越来越热了,阵阵热辣辣汁液由她幼嫩淫肉窟窿里涌出,好明显的,她已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,一阵白浊粘稠的阴液照头淋下来、使我凶悍的大鸡巴好像冲热水凉似的。
  周惠敏好像和我有仇似的,丰臀好激动地压住我摇、扭、撞、压!还不停地淫贱的呻叫道:「啊!到 了! 就 到了! 就到了!俊鸿哥 你 你射啦!射给我子宫啦!」周惠敏泄精的紧凑小穴层层叠叠地套吮我狰狞的龟冠,我终于亦忍不住舒酥而射精了!我射完大量白浊色的淫精,周惠敏都还没有过瘾完,樱桃小嘴还在浪叫、还在扭摇,今次淫糜的性交、她享受到的高潮好像特别长、特别劲。
  飘飘欲仙的高潮过后,周惠敏翻了个身抱着我,让我舒舒服服地压在她软绵绵的肉身上喘息。
  这时,我的手提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我打开一听,原来是倪振打来的,他笑着问道:「喂!俊鸿哥 你们怎样了?我老婆好不好玩呢?」我笑着回答道:「倪振,你们又在那里呀!怎幺知道我刚刚肏完你老婆的小浪穴呀!」倪振在电话里说道:「我在着草嘛!我偷了老板钱,他搵人买起我呀!我怎幺会知道你们的事!我从来没有满足过惠敏,有机会她一定尽情享受嘛!」周惠敏听出是倪振打来的电话,就抢过去说道:「废柴倪振,我好舒服哦!俊鸿哥好劲呀! 他刚刚虽然射了精,但现在还没软,坚硬的阴茎还硬硬地插在我下面哩!」倪振说道:「老婆你开心就好了,俊鸿哥是我的好朋友,他答应好好照顾你的,你们放心玩个痛快吧!我有事要消失一年半载呀! 不跟你说啦!」收线后,周惠敏告诉我要去一去洗手间,当她放开我时,我见到她剃光耻毛紧窄的小浪穴里有些白浊色的淫水流出来、把她两边大腿的内侧都湿润了。
  当晚我们更疯狂地做爱,我把周惠敏那褐色褶皱的嫩滑菊蕾都肏透了,第二天回到香港,在倪振家里见到他伏尸地下,我不禁大吃一惊,原来他终于死在杀手之下,算是偿还了老板所损失的巨量金钱。
  【完】